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才工作 > 选调生沙龙
三位浙大选调生的上岗第一个月 他们有怎样的心声要吐露
发布时间: 2018-08-06 16:21:20 来源:浙江新闻客户端

 

选调生3.jpg

 

  “这边有些人做事太随性,我快被累死了。”中午时分,轻微的鼾声和敲动键盘的声音在办公室里此起彼伏,收到的这条短信,仿佛让西藏某一个嘈杂拥挤的办事窗口逼近到了眼前。

 

  这是浙大生物医学工程与仪器科学学院2014级本科生,也是今年唯一赴藏工作的选调生戴佳成发来的短信。从小在杭州余杭长大的他,7月22日正式奔赴西藏海拔4500米的那曲工作。

 

  赴藏之前,记者采访了戴佳成。浙大2018届毕业生中有十几人报名参加了西藏选调生选拔考试,而经过笔试、面试、体检层层筛选,最后就只剩下了戴佳成一个。“我觉得去了西藏只要好好干,未来还是可以有一番大作为的。”他说,学校的辅导员和老师们都是动员他们勇于到基层一线和艰苦地方去,所以会跟他分析赴藏好的一面,而周围的同学朋友出于情感上的不舍和对不确定性的担忧,会劝阻他。

 

  他说,大环境下,每个人都是考虑自己的利益居多,而能够放下自己的利益,去报效祖国、服务别人的人不多。“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

 

  2018年,浙江大学像戴佳成奔赴工作岗位的选调生共计302名,相较于2016年的65人和2017年的203人,浙大选调生的人数每年都有较大增长。今年浙大选调生中最引人关注的是浙大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2014级本科生徐静——这个绍兴姑娘放弃了哥伦比亚大学统计学、杜克大学经济学、乔治城大学经济学、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弗吉尼亚大学统计学等五所美国知名高校的offer,成为了宁波商务委的选调生。

 

选调生2.jpeg

 

  7月初,徐静在宁波商务委正式上岗了,她对工作的环境很满意,而接触到许多在她看来有大格局的同事、领导,更令她欣喜万分。“他们总在思考怎样把工作做得更好,怎样工作得更有意义,而从来不是在应付工作。”作为2017年11月浙江省首次面向全国11所“双一流”高校择优选调的186名优秀应届毕业生中的一员,徐静会先在商务委机关了解和熟悉单位情况,然后再派往街道、镇一级的基层锻炼两年。

 

  徐静坦言:“放弃留学,对我来说,也是个挺艰难的选择。”徐静的父母都很开明,也十分尊重孩子的选择, 但得知徐静放弃了5所美国名校的offer,母亲还是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女孩子工作之后能读书的机会就比较少了。”但徐静很有主见。她认为,去国外留学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开阔眼界,最终是为了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为社会做出更多贡献,而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除了通过留学去了解那些前沿的东西,通过工作的历练去了解那些基础的东西也很重要。“比如,我们的社会是怎样运行的?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我们制定政策的目的是什么?政策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从小爱看历史书的姑娘有着一份超过同龄人的成熟,她说,自己不怕将来会遇到困难,因为难与易都是相对的,主要还是看心态 。“无论遇到怎么的困难和挑战,一定要去思考自己到底想解决一个什么问题,自己的初心是什么。”

 

  选调生工作,是国家发现储备和培养的年轻干部的一项战略性、基础性的工作,但对选调生来说,要完成从一名大学毕业生到一名公务员的角色转变,将是他们面临的第一个重要课题。年纪轻、阅历浅,在工作生活中可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诱惑、面临各式各样的风险,能否摒弃“天之骄子”的傲气,毫不沾染“官本位”思想?能否主动下基层、走村寨、进农家、访百姓,多到田间地头知民情、解民忧、暖民心?能否做得到群众家里坐得下、粗茶淡饭吃得进、家长里短聊得来、大事小事谈得拢、难题难事解得开?

 

浙大选调生1.jpg

 

  浙大动物科学学院特种经济动物饲养专业2018届博士谢启凡今年夏天正式成为广西省农业厅农产品加工处的一名选调生。他说,刚工作压力挺大的。“处长找我谈过心,主要是希望我调整好心态,因为学历高不代表做事情行。要从头做起,从最小的事情做起,培养写材料的基本功,多下基层锻炼。”

 

  谢启凡是广西宜州人,19岁进入浙大,在动物科学学院这一届毕业的近30个博士中,只有两名成为了公务员,而他是唯一一名选调生。他的导师对他的选择很支持。“我导师朱良均教授是一位为人非常正派,时时处处以身作则的学者,他对我们的影响蛮大的,他的信念就是人要有崇高的理想、有为大家服务的心态。他说,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品性,业务能力随着时间和经验的积累都会提升,而只有品性好了,才无论是做科研还是做行政,都能成为一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益处的人。人最要注重的是修身养性,其次才是业务。”

 

  谢启凡读博时主要做蚕丝研究,曾经到杭嘉湖一带的各个蚕丝产区参观过,他对农业产业本身有概念。广西的蚕类加工企业无论产业规模、产值还是发展程度,跟浙江相比都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但谢启凡觉得这正是自己选择回到家乡发展的理由。“一个人来到世界上,首先应该是让身边这片土地变得更好,让身边的人变得更好。”而令他感到高兴的是,自己读研读博时所学也能化为实际工作中所用。“读博其实学的也是一套方法论,怎么做实验,怎么开展课题,而现在也需要向上级打报告,指导下级单位开展活动,写项目申报书,做调研,其实都用得到。”

 

  谢启凡读博时在瑞典做过一段时间学术交流,认识了现在的女友。他说,女友现在博士也快毕业了,年底就会从瑞典回国,已经联系好了到广西大学任教。“她是哈尔滨人,跟着我过来了。”

 

  采访浙大的选调生,常会被他们言谈中散发出的正能量和纯洁高尚的思想所感染,但你同时也不能忽略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都还是初出茅庐的学生,未来对他们每个人都是一场考验。

 

  戴佳成到西藏之后,记者几次约访他,而他短信回复说自己太忙,没空,也没有心情接受采访。

  他曾对记者说过,平日里,他不起眼也不活泼,更愿意认认真真做好自己想做的事,去西藏是他从小就有的一个想法。

 

  “我也想过,去西藏最坏的结果是什么。那就是我做不了什么事情。那样的话,我5年之后就会回来,而回来了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过,我更希望是好的结果。那就是我能去做点实事,能切实帮助当地人,只要是这样,我就没有白过。”

 

  每次读他的短信,仿佛能看到他面对陌生环境的恐慌以及对人际关系的敏感和不知所措,但相信他会经受住磨炼并慢慢成熟。诗人艾青曾经说过:“光荣的贵冠是用荆棘编成。”


  相关新闻
公示公告 更多>>
电话热线  
版权: 中共崇左市委员会组织部 电 话: 0771-7968851 监督热线:12380 党员咨询:12371
投稿邮箱:czdjw2010@163.com
备案号: 桂ICP备10200543号 地 址: 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市新城路1号行政中心
桂公网安备 45140202000120号